全国咨询热线:13382889616

品牌策划推广:兴趣的重要性

音乐是我的毕生爱好之一从六岁起,我就成了披头士的狂热粉丝从8岁到13岁,我一直在上古典钢琴课。初中和高中时期,我的一切都围着小号转,我的大部分空闲时间(和我逃的所有课)都在乐队练习室或管乐队、爵士乐队的排练中度过。我甚至参加了两个夏天的乐队夏令营。那时,我听的乐队是芝加哥交通管理局”( Chicago TransAuthority)。“血、汗和泪”(Blod. Sweat&Teas),以及逐乐团( Chase)

进入大学后,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听音乐。虽然我是一个很好的吉他手,喜欢在乐队里演奏,但那主要是为了结识女孩。毕业后,我忙于创业、组建家庭,更没有多少时间玩音乐了。

大约是在我三十岁生日的时候,我和我的朋友里克(Rick)在起喝啤酒,谈论音乐。在成为广告文案撰稿人之前,里克曾是一名专业小号手,曾与我最喜欢的几个乐队和歌手一起演奏,包括芝加哥乐队( Chicago)和马文·盖伊( Marvin gaye)。虽然我对音乐理论古典音乐史和现代音乐史有很好的理解,但对蓝调( blues,也称布鲁斯)—爵士乐和摇滚乐的起源却一无所知,这令里克十分吃惊为了让我补上这一课,里克为我录制了两盘磁带,都是经典的蓝调音乐索尼·宝恩·威廉姆森( Sonny Boy Williamson)嚎叫野狼”( Howlin'wolf)、穆迪·沃特斯( Muddy Waters)、斯利姆·哈珀(Slim Hapo)、贝西·史密斯( Bessie Smith),以及其他伟大乐手的作品。  

对我来说,这简直是天启!这两盘磁带上的所有音乐都深深地吸引了我流动的节奏、激情的歌声,以及满溢的真实情感。这些歌曲让我晃着脚摇着屁股,脸上带着痴迷的微笑。  

我还注意到,我最喜欢的歌曲都有一个共同之处:它们都在布鲁斯口琴的悠扬声中结束。

几年后,我是一名重度蓝调成瘾者。一次,当我在机场候机时,在礼品店发现了一半薄薄的书,名为《口琴吹奏初学者指南》(The Klutz's Guide to Playing the Harmonica),书上夹着一个红色的小网袋,里面放着一只全音阶口琴和一盘教学磁带。一开始,我认为这是送给孩子们的好礼物。但在航班延误的等待期间,我为了打发时间开始读起了这本书,结果一发不可收拾。当飞机着陆时,我追不及待地冲回我的车,想尽快听到磁带里的内容。

就像许多活动(高尔夫、烘焙、绘画)一样,口琴很容易上手但很难精通。正如已故伟大口琴老师鲍勃·沙特金( Bob Shatkin)所说,想要演奏好布鲁斯口琴,关键在于让这样尖锐的小乐器听起来像货运列车那样沉重

每次我开车时,都要找机会仔细阅读一下这本书,然后再听一遍磁带。无论走到哪里,我都会找时间进行练习。我甚至还参加了私人课程经历了几位老师,最终找到一位我可以真正学到东西的老师。

十年后的今天,如果我的口袋里没有一只口琴,公文包里没有6件或12件口琴的套装,我就哪儿也不去。看到有人在街头演奏卖艺,我会拿出我的口琴询问是否可以加入。我曾在伦敦地铁和一位小提琴手一起演奏,在普罗旺斯的小镇广场与爵士乐组合一起演奏,在柏林和一位手风琴家一起演奏过。我甚至在巴黎地铁与另一位口琴手一起演奏。他不会说英语,我的法语更糟,但我们仍然能够交流,分享我们最喜欢的即兴旋律。